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打开窗户说亮话,香港问题出在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香港上

发布日期:2020-06-18 05:15   来源:未知   阅读:

  热评丨打开窗户说亮话,香港问题出在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香港上

  6月8日下午,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举办了《基本法》颁布30周年网上研讨会,全国人大不久前通过的“涉港国安立法决定”成为研讨会焦点。研讨会传递出这样一个明确信息??当下必须把香港问题的本质点破、说透,香港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民生问题,而是政治问题。香港问题出在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香港上。

  众所周知,香港和祖国内地实施的是“一国两制”。“一国两制”的根本宗旨有两方面,一是维护国家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二是保持香港长期繁荣和稳定。这两点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缺一不可。而基本法则是将“一国两制”的根本宗旨制度化、法律化。香港回归祖国后,中央始终坚持按照“一国两制”方针处理香港事务,从未动摇过。可以说,“一国两制”是香港繁荣稳定的基石,也是香港社会各界的最大公约数。但现在,有人要掀翻这一基石,要破坏这一最大公约数。

  一段时间以来,香港内外敌对势力祸乱香港,并危及国家安全,有关活动及其危害大有愈演愈烈之势。特别是去年6月“修例风波”发生以来,一些人持续进行各种暴力活动,阻塞交通、毁坏地铁、围堵机场、四处纵火、打砸商铺。他们用杀伤性凶器袭击警察,对普通市民擅用“私刑”,甚至当街泼油点燃,制造出“火烧活人”的惨剧。他们还私藏和制造枪械弹药,囤积烈性炸药,在公众场所放置爆炸装置,表现出明显的恐怖主义犯罪倾向。性质更为严重的是,一些组织和人员明目张胆地鼓吹“港独”“自决”等言论,并侮辱和焚烧国旗,污损国徽,冲击中央驻港机构和香港立法会等政权机构,甚至叫嚣“武装建国”“广场立宪”。一些外国势力和台湾势力更是赤裸裸地插手和干预香港事务,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为反对派和激进分离势力撑腰打气,提供资金、物资、培训和保护。美国还制定“香港人权和民主法”,直接以国内法方式把对港干预制度化、常态化。这些活动不仅严重危害香港社会稳定、经济繁荣和公共安全,而且突破了“一国两制”底线,严重危害我国家安全,使香港出现了回归以来最为严峻的局面。

  回顾过去一年的大规模风波,它与香港过去发生的政治斗争的最大分别,是它对“一国两制”底线的突破,对国家主权和安全的悍然挑战和冲击,而更为严重的则是美国和其他外部势力前所未有的高度介入。我们常说,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一国两制”,根本在对“一国”的认同,没有“一国”又何谈“两制”?“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决不允许的。”

  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副主任张晓明在6月8日的研讨会上发表了题为《国家安全底线愈牢“一国两制”空间愈大》的主题演讲。张晓明认为,香港的主要问题不是经济问题,也不是困扰基层民众的住房、就业等民生问题,或者利益阶层固化、年轻人向上流动困难等社会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其集中体现是,在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香港这个根本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甚至对立。我们要建设一个真正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并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香港,但反对派及其背后的外部势力则企图把香港变成一个独立或半独立的政治实体,变成一个反华反共的桥头堡,变成外部势力一枚牵制和遏制中国发展的棋子。这是影响“一国两制”全面准确实施和香港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主要矛盾,香港社会政治生活中的乱象和一些社会矛盾的激化,都是由这个主要矛盾决定的。

  从现象上看,我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社会高度政治化、泛政治化和民粹主义化,是政府施政动辄得咎,是国家安全处于不设防状态,是国民教育难以推行,是充斥于媒体的对国家的各种负面报道,是学校考试题的荒诞不经,是把香港与内地隔绝的各种言论和举动,是为香港发展提供空间和动力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受到抵制,等等。究其本质,是香港内外反华反共势力蓄意制造的政治对立。他们的目标,不只是要搞乱香港,在香港夺权变天,而且要推翻国家政权,颠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不是有人在公开发表的文章中叫嚷,要让香港成为嵌进中国内部的“特洛伊木马”吗?不是有人誓言要“为美国而战”吗?美国国务卿蓬佩奥5月底发表的声明不是还透露说“美国一度希望自由和繁荣的香港能够为威权中国提供榜样”吗?所以,只有把香港问题的本质点破、说透,不讳疾忌医,敢于直面所存在的主要矛盾和问题,才有可能找到正确的根治的办法。现在到了“打开窗户说亮话”、一语道破的时候了。

  5月2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这是香港回归以来中央处理香港事务最重大的举措之一,是“一国两制”实践过程中具有历史意义的一件大事,也是基本法实施的一个里程碑。香港国家安全法一日不立,就不能说基本法得到全面实施。在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之际,我们终于欣慰地看到,这一缺失正开始以另一种立法方式得以弥补。

  (文丨栗锐) 【编辑:朱延静】